传奇私服1.85版欧洲最佳饮用水让人怀念老家

点击上方”活泉”蓝字爱上我

欧洲最佳饮用水让人怀念老家

能在德国慕尼黑生活让人感到很幸运。这里的生活饮用水质量居全欧洲之首,市政工程局曾骄傲地宣称,慕尼黑饮用水的品质比很多商业矿泉水都要高,很适宜于给婴儿和病人准备食物。为保证饮用水的质量,市政府下了很大功夫。

慕尼黑水源位于阿尔卑斯山麓前的自然区,另外水厂还建了一个储备取水区,一旦用水量太高或者其它取水区出现故障,就可以立即启用。让人感动的是,为了保证水源质量,市政府买下了取水区周围的大片土地,出租给那些只耕作有机作物的农民来经营,避免水源受到化学污染。为了保证水源的安全,水厂建在偏僻的地区,不通机动车。要到达厂区必须步行走上好一段距离。

慕尼黑的水管早在70年前就不用对人体有潜在危害的铅管了。从90年代初,市政工程局投入1亿8千万欧元,对输水管网进行现代化升级,以确保水的质量,该项目被称为世纪工程。

此外,严格的质量把关也是保持优质水的关键,市政工程局的水质实验室每月要对大约1200个微生物样本和40个化学样本进行分析化验,并利用鱼类进行测试,以确保饮用水质量。

能常年喝这么高品质的水,实在是一种福气。慕尼黑的优质水时常让人联想起小时候老家的事。姥姥家住在福建龙岩乡下。

记忆中老家山清水秀,周边都是大厝,大厝间相隔遥远,有很多水田环绕。大厝是从老祖宗时代就留下来的传统住房,里面有大厅、天井、过道、水井、灶房和住房。大厝里一般住的都是同一姓氏,大的姓氏有的上百户人家住在一个大厝里,家家户户都是相通的,小时候最常玩的就是7步战,在大厝中捉迷藏。

那时门前有小溪流过,水很清,大人在溪边洗菜、洗衣服,孩子们经常在溪里捉小鱼小虾。大人洗好菜后,再用井水淘一遍。井水很甜,热天放学回家,先在水缸里舀出一大碗水喝下,感觉真舒服。

那时上学光着脚,沿着鹅卵石砌成的小路走到学校,一路上风景秀丽。记得最爱看的是刘厝,他们的房子很好看,屋檐都是往上翘得高高的,白色的墙,映在水田中,给人一种置身古代的错觉。

沿着鹅卵石路大约走上二十分钟,就到了学校。学校就在汀江边上,水流很大也很清。美中不足,每隔十天半个月,上游的造纸厂就会放下一批污水,是那种浅褐色的带泡沫的水,污水过后,河水才又变得清亮起来。到了99年,曾与弟弟相约回过一次老家。

当时带着一种很期待故地重游的心情,谁知面目皆非。小溪和鹅卵石路虽然还在,但沿途都是房子,黑压压的一片。刘厝根本就看不到了,溪水快断流了,可怜巴巴地流淌着一点发黑的水。曾给人无限遐想的老厝被无处不在的新建筑遮挡了,新房子毫无美感可言,密密麻麻地挤在一堆,连成一片,别提有多难看了。姥姥一家早就搬出老厝。和弟弟一起去看曾记载着童年往事的老厝,已经快塌了,满目沧桑,井水也快干枯了。

和弟弟相视苦笑,这还是我们记忆中的龙岩吗?那个让我们生活在都市的孩子无限向往的地方,哪里去了呢?

前几天一则消息引人注意,据新华社报导,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在福建龙岩市上杭县的紫金山铜矿,至少9,100吨有毒污水近期流入汀江,造成严重污染。金、铜矿在提炼过程中,会产生含剧毒氰化钠的废水和含金属的毒污水,通常要集中处理;若发生泄漏,很容易导致环境污染,甚至动植物中毒事件。紫金山铜矿此次污染事故,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就有378万斤左右。目击者形容,江河水塘死鱼上浮,臭味笼罩整条河,河水变成墨绿色。

网上图片让人触目惊心,河水是深咖啡色的。有报导说,紫金矿业上月就传出污染事故,但一直千方百计隐瞒,地方政府也刻意隐瞒。直到临近高考,死了很多鱼,政府怕考生误吃,才不敢隐瞒,下了紧急通知给学校和渔民。

汀江从上杭直接流到龙岩,因此这条消息对我来说,可以说是相当震惊。

眼下喝着全欧洲最佳饮用水,心里想的是在龙岩的亲人,他们如何才能躲过被污染的水源。这次汀江严重污染事件,

再次提醒人们,中国这些年的经济发展,那些带着光环的GDP,是怎样以生态环境为代价换来的。

来自一位笔者的自述

点击下方“”查看更多↓↓↓